用“知县”怎么造句,175条用“知县”造句

时间:2018-04-25
当前位置:造句大全 > 称谓造句 > 正文

    知县见尸格已被书吏改轻,也不驳诘。

    安壁县衙内书房,知县林从之正在秉笔伏案,师爷丁志沈疾步迳入,一时忘了叩门。

    按惯例,师爷和县衙中的吏员是要搬入县衙旁的官舍居住的,李三思托言要回去收拾行李,向冯知县告了辞。

    帮闲的粮饷由知县大人来发,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帮闲们帮知县大人做很多见不得光的捞钱的事,事后,知县得大头,他们得小头。

    包公先任天长(今属安徽)知县,后又升为端州(今广东肇庆)知州。

    本文主要利用他在广宁县任知县时的日记,讨论知县与地方士绅的合作与冲突。

    便直奔县衙,衙役通报后,武知县亲自迎出大门,二人重逢,悲喜交集。

    濒行,举直隶守道董秉忠通州知州于成龙南路通判陈天栋柏乡知县邵嗣尧阜城知县王燮高阳知县孙宏业霸州州判卫济贤并堪大用,得旨俞行。

    不过这个知县倒还是有点学识,而且能明辨是非,三王爷看得兴起,老奴怕耽误了时间,便强行将三王爷拉了回了,还请王爷不要见怪!

    不久,他与门役赖升密谋,杀知县,往投郑军。

    不忍杀,批片纸,令乱箭射死萧知县,汉即袒胸以受,寂无半镞相加,旋有票送吉祥寺僧寮,至则罗列美馔,小贼一人主之。

    财团法人爱知产业振兴机构是爱知县名古屋市的中小企业支援机构。

    朝堂上已有人禀奏,辰州万来客栈惊现人皮,当地知县大人无法查出真凶,却接连死去好些人。

    陈正向来对这个尸位素餐,酒囊饭袋,看似聪明,实乃草包的主簿不屑一顾,无奈他是知县刘山虎的连襟,所以多少给些面子。

    除非小赵知县是个没脑子的奴仆,非要没皮没脸地讨好王相公家,依照行事求稳的官场准则,最佳选择是惩治王麻子夫妇,调解王相公家和他之间的矛盾。

    除了人们熟悉的“半鸭知县”于成龙“一钱太守”刘宠“三汤巡抚”汤斌“四知先生”杨震外,笔者又整理了一些,以飨读者。

    穿大堂,过屏门,可见二堂,这里是知县预审案件和退堂休息的地方,二堂之后的小型四合院则是知县的幕友钱谷刑名二位师爷办公之所。

    此公甚为恼火,大闹吏部,吵得部堂大人下不了台,一怒之下批他为“狂生”,结果他连唐山知县也未当成,回了老家。

    从平民考秀才,要连闯三关,知县主考的县试知府主考的府试本省提学官主考的院试。

    从任河南确山知县开始,凭着他的宽厚清廉与敏达,一步一步地升为内阁大学士,官居一品,位极人臣,成为康熙王朝的股肱之臣。

    大人,按照我大清的律法,诬告要反坐啊!张虎和苟知县告的是收买民心,图谋不轨。

    大儒那篇供语,合那知县的批语,直到如今,艺林都还传诵。

    大田,故盗魁,是月亦陷凤山县,知县汤大奎自刎,其子荀业随殉。

    大嘴:xxx我姑父是知县……大嘴:低调低调!!!!

    待一切准备就绪,便发通告,晓谕县众,云知县大老爷为解民忧,将只身下地洞,斩妖除魔,到时,请四乡八镇的人等前往助威。

    但是,把子会聚众起事的消息为新宁代理知县万鼎恩侦知,万派兵将把子会骨干杨倡实李世英逮至县城下狱。

    淡写的批了几个字,说道投禀者是因赃已革知县,似有挟怨吹求之嫌,请府。

    当晚,华阴县衙内,从大堂到知县大人的住室,十步一丁,五步一役,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虎视眈眈,严阵以待。

    到了卫守仁卫守义兄弟时,家道变殷实,与洛阳知县魏襄素有往来,书信中魏襄误将卫写为魏,后来户书造册书柬往来均书以“魏”字。

    知县,判案经常独出心裁,打破常规,出奇制胜。

    读过圣贤书的李知县干脆来个名利兼收,下令从即日起免去对县城主道小摊贩各种捐税的征收,衙役们的薪水由自己直接发下去。

    而被贬江西分宜县,后改授江苏江阴知县

    范泾当然不会认为这是阮红在挑逗自己,不愿让赵柯专美于前,范泾大声说道:知县大人,阮姨娘这话说的没错。

    范举人因母亲做佛事,和尚被人拴了,忍耐不得,随即拿帖子向知县说了。知县差班头将和尚解放,女人则交给美之领了家去;一班流氓带著,明日早堂发落。众人慌了,求张乡绅帖子在知县处说情,知县准了,早堂带进,骂了几句,扯一个淡,赶了出去。和尚同众人,倒在衙门口用了几十两银子。

    知县立牧野植物园现今为20公顷的多功能型植物园,它是在最近的十年间才从一个只有4公顷大的郊区植物园发展而成。

    革命党人向楚朱之洪偕同李湛阳前去督饬钮传善到场,与巴县知县段荣嘉,跪地缴印,剪辫投降。

    耿聿惊讶的望她一眼,绷紧下腭,赧然:“我,我当时都快气疯了,蔡知县竟然要拿我回衙门,没听清仵作后来说什么了?”。

    光裕堂的五子十一孙均有官职品衔,其中正四品2人,从四品2人,从五品3人,因功赏戴花翎者2人,还有知县主事等。

    哼,莫非知县想要我告上朝廷,让圣上治你一个欺君罔上之罪名?

    后来,刘墉因阳曲知县段成功亏空案被判斩决,乾隆也是看在刘统勋的面子上从轻发落并重新起用。

    后来,朱次琦在赴山西任知县前后扶危济困,匡济时艰,治学论世主张通经致用,都是承袭父亲遗风。

    后来当地知县见他勇武,就聘为三班都头。

    忽至牛家淀霸占民地,硬行盖宅,修造的房屋真是画栋雕梁,银钱广有,交接官长,用银钱贿通本县知县

    浑身上下由络合金和闪闪发光的霓虹灯装饰,在日本爱知县,双拖斗卡上上演了一幕卡车秀。

    己酉次丰城,以文定为前锋,选遣奉新知县刘守绪袭其伏兵。

    接着李知县在县城最著名的灞陵酒家安排宴席,宴请十位秀才。

    她又用了三十两分上银子,央济宁一个翰要封君与了郓城知县一封书,说连年荒歉,今有善信男女,虔诚往泰山进香行礼,保一境太平。

    届时皇恩被于四海,生民熙熙向化,天下臣服,河清海晏,八荒竞凑,万国咸通;似李太江小小知县之流,便不改弦更张,收敛形迹,亦不过疥癣微疾,又何劳陛下忧心哉?

    金埴之父金煜曾为山东郯县知县,“埴客鲁最久”,他曾以后生晚辈的身份谒见过王渔洋,王称其为“后进之秀”,二人有交往。

    京朝知县者称管勾庙事,或以令录老耄不治者为庙令,判司簿尉为庙簿,掌葺治修饰之事。

    就是世子吴世勋这个进士也因为身份问题既不能外放做个知县,又不能在京城做个要害岗位,只能在礼部这个清水衙门坐个清水的冷板凳。

    据记载,明代万历朝,知县徐良彦为镇溧水地理之失合全县之力,集资建塔。

    君配张氏,妾吴氏刘氏,子四人,庶焘咸丰辛亥科举人;庶蕃壬子科举人,候选知州;庶昌以诸生献策阙廷,天子褒嘉,特授知县候补,直隶州知州;庶言咸。

    看看漆黑一团的房间,想象着那里的香艳刺激,咽了几下口水,晏知县笑了:拿一个臭女人就化解了一场大难,值得!阋税。

    看来你得接下知县李老爷的拘票,好好在班房里呆上一阵了。

    知县满腹狐疑,接过尸格,晏师爷指着上面一处说道:“大人请看这里。

    礼部尚书那数万字的慷慨激昂,一下子将浙江全省上至巡抚布政使,下至知州知县参了个够,仔细计算下来,浙江全省有半数以上官员要被撤职查办。

    李健回头一看原来是高高坐在点将台上的那个田沃田县令,于是上前一步道:“不知县令大人有何吩咐?”。

    知县则远远的把着个海棠石蕉叶杯坐山观虎斗,云端里看厮杀一般看着他们扭作一团,引为酒中笑乐。

    例如免除差徭,见知县时不用下跪知县不可随意对其用刑遇公事可禀见知县等等。

    例如一片古墓群位于龙城高新区的一座山丘上,墓地内安葬着6座明清时期莫氏祖茔,包括明代海门知县莫愚明代万历年间三品高官莫与齐等人的墓葬。

    刘光第先后在隆昌县四次任知县,被当时的老百姓评为“十佳公仆”。

    刘居安是三甲进士出身,当肃宁知县也有两年,自然晓得方家不是好惹的,门口那根六丈高的铁旗杆可不是随便就能竖起来的。

    刘相爷大怒,把黄瓷瓦罐照定郭知县掷了去,正中知县肩上,撒了郭知县一身秫米水饭。

    刘之骥曾任商丘县知县刑部山西司主事;安锡祚曾任赵城知县刑部主事;潘飏言曾任宁晋县知县吏部主事。

    知县喝了茶精神稍好了些,待看到这头张状子上的名姓,眉头又皱了起来,“怎得又是这田圭,他把县衙当家了不成,天天往这儿跑!”。

    屡次具呈,知县“偏护刁民”,不肯押令退地。

    每年惊蛰之日,崇安知县便带着一帮大小官吏及役卒上喊山寺,祭祀茶神。

    明崇祯间副榜贡生,清顺治十八年谒选,授广西罗城知县,年四十五矣。

    明代嘉靖二十二年(1543),督学林云同知县何廷仁修复了崖山祠庙,赵崇纲捐资,废在圭峰的行宫行祠。

    明嘉靖辛丑年间,翰林院大学士的属官检讨梁绍儒为重修和圣祠撰写了碑文,由明朝的知县王惟精书丹。

    那拉氏幼名兰儿,父亲叫作惠征,是安徽候补道员,穷苦得不可言状,遗下一妻二女,回京乏资,亏了个清江知县吴棠,送他赙仪三百两,方得发丧还京。

    那王婆听得李知县贺提刑周守备这般高名大姓,便先唬得矮了三寸,当下满脸堆笑,不计本钱的又沏出一盏酸梅汤送了上来。

    鸟山明,日本漫画家,出生于爱知县名古屋市。

    怕就怕这位何大小姐是知府的女儿,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很好办了,此次来昆阳就是调查知县和知府的,怕会枝外生枝。

    旁人这才了然,无不称赞李知县是西门大官人平生第一知己,李知县扬扬得意。

    片刻功夫,院内一阵吵扰,张家上下奴仆都被赶到内院之中,张知县环视一圈,一言不发。

    贫僧是万万不敢隐瞒自己苏州人的身份的,至于殴打知县大人一事,出家人有戒律在身,贪痴嗔都是犯戒,要是动手打人更是滔天大罪,贫僧……

    钱管家沉思了有顷道:“江府现在坐实隐藏官家禁物,少爷我们明日一边着人送上聘礼文书,一边着那翁知县给江府施压,这事不日可成,只是——”。

    乾隆五十八年中举人后,孔志尚自知中进士的可能微乎其微,便花钱上下打点,经过多方运作,终于谋到了邓州知县的实职。

    强台风“塔拉斯”3日上午在四国岛高知县登陆,其带来的强降雨给西日本地区造成严重灾害,目前死亡和失踪人数已经过百。

    秦简生乃是进士及第开始,为官二十余年,先后任过知县知州知府转运史等地方官,嫉恶如仇,不考虑个人的祸福进退,为平民百姓称颂,使王公贵人害怕。

    清代敦煌知县苏履吉《两关遗迹》诗中有“一方雄控今何若”之句。

    清代知县高以永到内乡上任之初忧心忡忡,自感责任重大,夜不能寐,秉烛研墨,便写下了这副楹联,并悬挂于县衙内的三省堂,流传千古,影响至今。

    任江苏宜兴县知县,后主讲银川书院。

    任介休知县五年,勤于民事,严抑强宗,兴利除弊,教养兼至。

    仍委逐处知州能判知县监官同检视,而转运司总之。

    日本国爱知县丰桥市TFM合唱团客席指挥。

    日前甄知县拘卿到堂,擅用非刑拷打,逼勒供招,其时,仆随众人在堂观审。

    如果不看人,只看这字,倒是让张知县想起本朝中山王的手笔,铁马金戈,征战一生,只看他的字,便让人有一股寒意。

    如今记载反映包拯初进官场的事迹已不可考,只有他任天长县知县时断过的一起“牛舌案”尚留史书。

    若你不还我庚帖,休怪我上衙门去,告你家小子不成器,那时知县大人作主,将你家小子打了夹了,庚帖还是要退我!

    三家村王家林院里,王冲正恭恭敬敬地领受华阳知县赵梓的教诲。

    三子李景岱乾隆五十九年考中举人,嘉庆六年考中进士,历任河北平乡邢台清苑获鹿县知县

    审得秦衙内倚官挟势欺负贫民,奸占人家室女,罪该押赴市曹处斩;秦知县纵子奸恶,苦虐百姓,应杖八十,罢职为民。

    十七日,陈友龙派兵进入贵州黎平府,活捉会同县清知县宋云梯,黎平府推官蔡珽逃往黔阳。

    谁知这时知县时运不好,被蔡太师的生辰纲一案挂误了,换了个知县相公后,你又不争气,学会了开张碓房,杀牛放赌,只是伙着宋黑厮那一干人,往下道儿上走。

    说的是,尉氏县知县陆慎言的妻子朱氏很是“狡妒”,陆慎言对她言听计从,连县里的政事都听老婆定夺,当地吏民都称朱氏为“胭脂虎”。

    说是清朝道光年间,如皋县的一位知县路过黄桥,吃了一回黄桥烧饼后齿颊留香,念念不忘。

    说完其余的知县官绅都赶紧附和,直夸知府大人仁民爱物。

    宋代河南杞县知县调至固安任职时,将杞柳移植而来,(360造句网)引进柳编技术。

    知县叫炔快拢岸,一明寸问将家眷和行李都搬上岸来。

    虽然有和雷横关系不错的人去知县那里打关节,顶不住白秀英在知县面前撒娇撒痴,由不得知县不处理。

    虽甄知县与秦贼通同一气,然与雷家有隙,却与别姓无仇,谅来可免牵累。

    所以,江阴知县一听说宋友亮要找阎应元,便以为宋友亮是要来拿人问罪,于是连忙帮着阎应元编谎。

    所以,求雨受到了历代朝廷的重视,从皇帝到知县,每遇天旱,都要设坛祭祀。

    所以尽管给杜知县帮了一个天大的忙,秦堪却从没想过以此为进身之阶,去跟杜知县套近乎。

    他带来的几个衙役也围了上来,嘴里叫叫嚷嚷地,有人说要把这个秀才揍一顿,也有人说秀才之身不可轻慢,还是抓起来,送回县衙,待知县老爷发落为宜。

    他虽然身处清末那样的污泥浊水之中,但他出污泥而不染,当了两任知县,两袖清风。

    他听说汾阳知县的衙内仗势欺人,专门祸害良家少女,竟赶去抱打不平。

    他为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曾任山东范县潍县知县

    他向朝廷荐举的嘉定知县陆陇其青苑知县邵嗣尧吴江知县刘相年,都是清廉爱民耿介之士。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因为在他看来,在这夏津县,除了知县相公,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

    天下乌鸦一般黑,知县吃肉这些衙役便啃骨头,总之权力便是生财之物,普通老百姓苦不堪言啊。

    天下枭雄冒牌知县少年书生万户侯。

    听说过,听说过,丁大侠麻城开仓赈饥民,贪知县城头服罪悬贼首,那佳话传遍了江湖,不过,火气是有点大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通山县大路乡吴田村畈上王自然湾,是清末知县王明通山大夫第璠的府第,是湖北省现存的明清建筑中规模最大的古民居民宅。

    万安县衙的知县老爷带了一众佐贰官三天前已经特意来贺喜过,十里八乡的乡绅商贾也闻讯赶来道喜,光流水席就开了上百桌。

    知县听到这个自我介绍,便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将方应物与一般黔首黎庶区分开了,划到了潜在士子行列,享受和半吊子读书人一样的待遇。

    王府官亦改用高年不第举人落职知县等担任,成了位置闲散之地。

    王侃毕竟是小孩子脾气,很是贪玩好耍,说道:王大人,不慌,这个知县倒也有趣,而且学识渊博,本王甚为喜欢。

    知县不辞劳苦前来慰抚学子,倒是比王某来的还早,崇文尚德之勤,实令王某佩服啊。

    为父有一个同年,上次回京城铨选,任为浙江嘉兴府平湖县知县

    我等猎户奉知县大人的命令前来捕拿。

    我说你沈知县,帮忙帮到底,我借贷无门,家里一共只有五千两白银,还总要留一点给我生活,你叫总要我拿得出吧?

    武进县知县是个贪夫,其时正有个乡亲在这里打抽丰,未得打发,见这张首状,是关着人命,且晓得陈定名字是个富家,要在他身上设处些,打发乡亲起身。

    武松路过景阳岗时打死了猛虎,被阳谷知县任命为步兵都头。

    武修南葛磊石等人张罗着要把案件始末和对何保的通缉令张贴全县,方知县惊堂木一拍:“通缉令可贴出去,谁把案件结果传出去,我打断谁的狗腿。

    县丞协助知县管理县政,主簿管全县粮税户籍。

    县里的几个大案,都是海狼帮干的,朱县尉心里清清楚楚;钱知县和海狼帮帮主海大头是换帖兄弟,海大头的主要生意钱知县都有股份,他更是知根知底。

    现代刑警穿越来到宋太宗初年,正巧遇见一个沮丧的知县悬梁自尽。

    萧府自从二爷萧运达从知州被贬为知县后,就没起过什么鸡飞狗跳的波澜了。

    徐胜徐卫两兄弟的功劳,居然成了在他的精神指导下,在夏津知县的具体落实下才取得的。

    许麾历任湖广长沙府善化县知县,敕授文林郎;大名府通判;太仆寺丞,敕授承德郎,分理广平顺德两府马政。

    鄢陵知县刘振之力绌,衣冠再拜自刎死。

    杨昌浚审此案时,为慎重起见,派黄岩县候补知县郑锡滓到余杭县微服私访。

    也不知是不是漳厦同僚怕他抢了肥缺,这回吏部居然把他给改调为台湾知县

    一书,无违禁犯例,该革职知县吴之荣所告,并非实情,显系挟嫌诬告,至。

    因与当今太尉是郎舅关系,府尹知县都不敢怠慢他。

    由一个小小的狄道典史,一升山东诸城知县,再升南京户部主事,三升刑部员外郎,四升就升进了兵部武选司。

    游览至此,可以领略古代衙府的风貌,了解封建社会衙门的历史、政治、文化;也可以寓教于乐,过把“知县”瘾。

    有个霍丘知县,有一面之识,差人厚馈,魏大中直发觉出来,不肯受他玷污。

    有红媒蔡星知府夫妇,有义父义母,有恩师王学究夫妇,有琴师仉督越夫妇,有于知县夫妇,以及里正夫妇庙宇长老绅士夫妇等。

    于成龙援引江苏巡抚慕天颜举荐拖欠钱粮的知县林象祖任辰旦被朝廷特旨允许的先例,认为“皇上怜才之殷,初未欲以成例限人”。

    于道光二十年回故乡,恰遇章丘知县何家驹动员全县绅董捐资扩建绣江书院。

    原来按县衙规制,每天要定时散衙并关门落锁,夜间隔绝内外并安排巡卒,只有知县可以自由出入。

    在地方,则削夺节度使权力,以文臣为知州知县;废除“留州”。

    在江南,只要是一张乌天石的名刺或一封八行书,下及七品知县,上至部分督抚这般从一品的封疆大吏,无不礼让三分。

    曾国藩还得到道光皇帝的接见,他洋洋得意地说“同年仅两人改部,三人改知县,馀皆留馆,可谓千载一遇”。

    曾任登封县知县。崇祯中历台州知府,解职归。

    知县诛枭成铁案小说:初刻拍案惊奇。

    这便是唱保,如果中间作保的廪生看到有任何疑问,知县便有权给考生披枷带锁,大刑伺候。

    这个人就是梁以樟,他做过河南太康县商丘县知县,也在扬州做过兵部职方司主事,扬州城失守后,梁以樟和他的哥哥一起躲到了宝应鲁垛兔避庄。

    这年秋天,学校开学,阳湖知县王允祖亲书“嘉惠俊髦”四字,叫人制成匾额,赠送给周岐阳,以示嘉奖。

    这是两个能为枪刀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的兵刃,样样精通,由顾国章做知县的时节,这两个人就在这里。

    这铜山县后院知县私邸,其实也不算是很大,毕竟是给官员临时居住的地方,原本也不允许官员带着家属一起住在这里。

    这样吧,为父另外再修书一封给徐知县,就说你对刑名一科略有研究,在主理书启的同时,间或可以帮助打理些刑名小案,根据你的能力,再酌情安排,如此可好?

    这一查,才发现胡知县同这蓝玉案根本就没有一点关系,纯粹是出门路上走,祸从天上来,被无辜牵连的。

    这枕头风比什么都厉害,知县对这个事,很上心,很快就派人进行了调查取证。

    正值石知县身死,即往抚尸恸哭,备办衣裳棺木,与他殡殓。

    知县,后迁任淇县,为官的政声不错,最近刚刚致仕还家。

    知县答应,来到东院相验了尸首,吩咐修棺成殓,抬出荒郊而埋。

    知县大人,千万不要声张,否则的话……

    知县大人,这小子是血口喷人,挑拨离间,知县大人您一世英明,千万不能相信他的鬼话啊…

    知县的胖脸抽了半天风,才和张师爷的丝瓜瓤子碰到了一起:“嗯?”。

    知县见他丁一确二说着,有些信将起来,道:“果有这等事,不要冤屈了平人。

    知县见他说的口若悬河,又是本朝确切贼,不由得不信。

    知县拉关系是想升知府,侍郎拉关系是想当尚书,藩王拉关系是想……

    知县十分欢喜,当堂赏了武松银两,并参他在本县做了都头,专管擒拿盗贼的事。

    知县是个瘦瘦小小的人,小眼睛,可能是因为年少时灯下读书的原故,视力已经有些不好。

    知县无可奈何,只急得五内如焚,此时便手上乱挥,只是似是欲要衙役追去,口上却发不出声,众衙役见此,惟只茫然。

    中国驻日占领军的驻防地以爱知县为中心,加上静冈和三重两县。

    字岳庭,善化人。乾隆甲午举人,官隆平知县

    自己能当上知县,就是因为上一任知县想秉公办理此事,最终身陨之故。

    走近古塔,只见第一层正门上刻“北门锁钥”四字,道光十三年春,知县林联桂题。

白小姐中特网浙江快3